渭城詩(shī)意千載悠 咸陽(yáng)古原盡王侯——走進(jìn)中華民族第一個(gè)大一統王朝之都

時(shí)間:2022-03-29 17:40來(lái)源:大西北網(wǎng) 作者:新華每日電訊 點(diǎn)擊: 載入中...
 ——走進(jìn)中華民族第一個(gè)大一統王朝之都
  
  “一上高城萬(wàn)里愁,蒹葭楊柳似汀洲。”1000多年前,晚唐詩(shī)人許渾臨渭水之濱,登高樓以懷古。此時(shí),唐王朝江河日下,而詩(shī)人所見(jiàn)亦是滿(mǎn)目飄零——秦代舊苑已成鳥(niǎo)下蠻蕪,漢朝宮室形似秋之黃葉,客居異鄉的詩(shī)人面對如千百金鈴齊鳴般的觸目之景,寫(xiě)下了千古名句“溪云初起日沉閣,山雨欲來(lái)風(fēng)滿(mǎn)樓”。
  
  許渾的感懷之地,正是中華民族第一個(gè)大一統王朝、大秦帝國之國都——咸陽(yáng)。

  
  咸陽(yáng)新貌,資料照片受訪(fǎng)單位提供
  
  自商鞅變法到荊軻刺秦,從楚漢爭天下中淪為焦土到女皇武則天歸葬乾陵,地處八百里秦川腹地、渭水北岸的古都咸陽(yáng),曾宮闕羅北極,千載坐盈虛;自周、秦至漢、唐,方圓800平方公里的咸陽(yáng)原上,分布著(zhù)27座帝王陵墓和2000多座陪葬墓——這里曾是風(fēng)云激蕩、雄圖霸業(yè)之地。
  
  “涇渭橫秦野,逶迤近帝城。”歷史上,咸陽(yáng)長(cháng)期是京畿重地。作為西出長(cháng)安的首個(gè)大驛,一年之始的春季,古人多在此飲酒相送,折柳贈別:王維在渭城朝雨中勸君進(jìn)酒,李賀在咸陽(yáng)古道上衰蘭送客;李白嘆“三月咸陽(yáng)城,千花晝如錦”,岑參道“五陵北原上,萬(wàn)古青濛濛”——這里又是古道情長(cháng)、詩(shī)意棲居之地。
  
  近日,記者走進(jìn)中華帝陵密集地咸陽(yáng),在渭城春色中看秦地山河,感漢韻唐風(fēng)。
  
  渭城詩(shī)意:折柳送別咸陽(yáng)道
  
  秦川萬(wàn)樹(shù)春陰合,渭城絲雨勸離杯。翻開(kāi)中國古代色彩斑斕、余韻悠長(cháng)的送別詩(shī)篇,會(huì )發(fā)現“渭城”是一個(gè)頗具代表性的作別之地。在一年之始的春季,古人多在此折柳贈別,渭水相送。唐代詩(shī)人韓翃詩(shī)云“渭城寒食罷,送客歸遠道”。李白也曾在“梨花千樹(shù)雪,楊葉萬(wàn)條煙”中“斗酒渭城邊,壚頭醉不眠”,“惜別傾壺醑,臨分贈馬鞭”。
  
  關(guān)于渭城的送別詩(shī),或許還屬王維的《送元二使安西》最有名:渭城朝雨浥輕塵,客舍青青柳色新。勸君更盡一杯酒,西出陽(yáng)關(guān)無(wú)故人。此詩(shī)中,王維以其“詩(shī)中有畫(huà)”的寫(xiě)意筆法,輕描淡繪渭城之春,亦道出歷來(lái)在此送客,多是西出長(cháng)安、前往西域之地。
  
  “飄飄東去客,一宿渭城邊”,“渭城柳色關(guān)何事,自是離人作許悲”,“玉關(guān)去路心如鐵,把酒何妨聽(tīng)渭城”……頻頻出現在古代送別詩(shī)中的渭城,即今咸陽(yáng)——古時(shí)因曾置渭城縣,故又有渭城之稱(chēng)。王維送別元二之地,在唐時(shí)的渭城驛(又稱(chēng)咸陽(yáng)驛),此后西去沿線(xiàn)驛站連屬,興平驛、馬嵬驛、武功驛……過(guò)安戎關(guān)后達于隴右,前往陽(yáng)關(guān)、玉門(mén)關(guān)。
 
  
  咸陽(yáng)秦渭樓,資料照片受訪(fǎng)單位提供
  
  古代行路,不如現代之便捷。在王維所處的唐代,出京師長(cháng)安往東南荊楚之地,可走藍關(guān)古道,被貶潮州刺史的韓愈正是在此道上苦吟“云橫秦嶺家何在?雪擁藍關(guān)馬不前”;通巴蜀則多走南向的秦嶺蜀道,所謂“蜀道之難,難于上青天”;若要一路向西,則需跨過(guò)渭河走咸陽(yáng)而西出,穿河西走廊,直抵西域。
  
  “西漢張騫鑿通西域后,咸陽(yáng)成為自長(cháng)安西出陽(yáng)關(guān)的必經(jīng)之地。”咸陽(yáng)歷史文化研究者楊煥亭說(shuō),“漢唐時(shí)期,長(cháng)安作為帝都,文人、詩(shī)人云集,而咸陽(yáng)是京畿重地,距離長(cháng)安城僅20多公里,乃西出長(cháng)安第一站,渭城、咸陽(yáng)頻頻現身送別詩(shī),自是情理之中。”
  
  不同于其他地方的“小別”“話(huà)別”,古時(shí)西域是邊塞苦寒、“春風(fēng)不度”之地,西出陽(yáng)關(guān)者多為保家衛國,或開(kāi)疆拓土,或鎮守邊關(guān),有時(shí)意味著(zhù)生死難料,或難再聚,因此咸陽(yáng)之別或多或少都含有一絲“壯行”“訣別”的意蘊,所謂“不堪未別一杯酒,長(cháng)聽(tīng)佳人泣渭城”。
  
  如唐代詩(shī)人令狐楚所寫(xiě)“弓背霞明劍照霜,秋風(fēng)走馬出咸陽(yáng)。未收天子河湟地,不擬回頭望故鄉”,詩(shī)中之別是少年壯志,是豪情萬(wàn)丈奔赴疆場(chǎng);李賀名句“衰蘭送客咸陽(yáng)道,天若有情天亦老”則有悲壯意味;明代靳學(xué)顏之《渭城曲》“春風(fēng)送客渭城西,折柳亭前落日低。驄馬漸隨塵影沒(méi),黃鸝飛上戍樓啼”,此中之別則語(yǔ)調低沉,悵然若失,有訣別之感。

  
  咸陽(yáng)古渡廊橋,資料照片受訪(fǎng)單位提供
  
  古時(shí)橋少,再加上渭河季節性漲水等原因,自長(cháng)安進(jìn)咸陽(yáng),往往是橋船并用。因此,咸陽(yáng)道上的送別,除了在驛站、折柳亭外,還發(fā)生在橋頭、渡口等地。
  
  “咸陽(yáng)境內,渭河橫貫東西,古時(shí)渭水豐沛,水上交通便利,沿岸渡口星羅棋布,曾出現過(guò)安劉渡、中橋渡、兩寺渡等重要渡口。”咸陽(yáng)古渡遺址博物館講解員苗陳介紹說(shuō),“至今每逢枯水期,渭河河道中仍矗立著(zhù)數十根慘遭火燒、幾近腐朽的木樁,經(jīng)專(zhuān)家考證即為咸陽(yáng)古渡遺址。”
  
  作為“秦中第一大渡”,咸陽(yáng)古渡是古絲綢之路必經(jīng)之地,北上蕭關(guān)、西出陽(yáng)關(guān)、東抵長(cháng)安者多由此渡渭,商旅、駝隊、馬幫……“往來(lái)名利之客,絡(luò )繹不絕”,且垂柳夾岸,景色宜人,系關(guān)中八景之一,是送客的理想之地。“日暮咸陽(yáng)古渡頭,兼天波浪使人愁”,“客路風(fēng)塵紅照里,漁家寒火碧煙中”。渭水邊的相送,往往是在野色蒼茫、人喚斜陽(yáng)中目送西邊,漸行漸遠。

  
  咸陽(yáng)古渡遺址,資料照片受訪(fǎng)單位提供
  
  古道自迢迢,咸陽(yáng)離別橋。文獻記載,在戰國時(shí)代,渭河上便有修橋之舉。古時(shí)咸陽(yáng)境內渭河上較為知名的橋有中渭橋和西渭橋(又稱(chēng)咸陽(yáng)橋),咸陽(yáng)原上的諸多送別,亦有此二橋見(jiàn)證。
  
  中渭橋于始皇年間正式建成?!端?jīng)注》記載,中渭橋是座多跨梁式木橋,由750根橋柱組成67個(gè)橋墩,橋面寬13.86米,南北長(cháng)524.4米。到漢朝時(shí),一些重大的政治活動(dòng)常在中渭橋舉行,據說(shuō)當年張騫出使西域時(shí),300多人的外交使團手持大漢之符節,在中原王朝的殷殷送別中,正是踏此橋而銜命西去,遁入蒼茫起伏的咸陽(yáng)古原……
  
  相比于中渭橋,建于西漢武帝建元時(shí)期的西渭橋,又稱(chēng)咸陽(yáng)橋,為西出長(cháng)安必經(jīng)之路,更顯重要。唐詩(shī)中最壯烈的咸陽(yáng)送別即發(fā)生于此。
  
  《資治通鑒》載:“天寶十載四月,劍南節度使鮮于仲通討南詔蠻……軍大敗,士卒死者六萬(wàn)人……楊國忠掩其敗狀,仍敘其戰功。制大募兩京及河南北兵以擊南詔。人聞云南多瘴癘……莫肯應募。楊國忠遣御史分道捕人,連枷送詣軍所。于是行者愁怨,父母妻子送之,所在哭聲振野。”
  
  正是目睹了上述慘狀,滿(mǎn)腔憤懣的詩(shī)圣杜甫寫(xiě)下了千古名篇《兵車(chē)行》:車(chē)轔轔,馬蕭蕭,行人弓箭各在腰。爺娘妻子走相送,塵埃不見(jiàn)咸陽(yáng)橋。牽衣頓足攔道哭,哭聲直上干云霄……
 
  
  咸陽(yáng)博物院三彩胡人單峰駝資料照片
  
  歷史的吊詭之處在于,不久之后,咸陽(yáng)橋又見(jiàn)證了楊國忠及整個(gè)唐王朝的倉促之別。安史之亂發(fā)生后,唐玄宗攜楊貴妃及一眾大臣,從長(cháng)安倉皇出逃,相傳路過(guò)咸陽(yáng)橋后,楊國忠為阻止叛軍追趕,下令火燒咸陽(yáng)橋,如驚弓之鳥(niǎo)般地告別了都城長(cháng)安。
  
  公元756年,正是在咸陽(yáng)境內的興平馬嵬驛,玄宗隨行將士處死宰相楊國忠,并強迫楊貴妃自盡。在唐王朝由盛轉衰的命運節點(diǎn)上,目睹無(wú)數歷史風(fēng)云變幻的咸陽(yáng),又見(jiàn)證了唐玄宗與楊貴妃“天長(cháng)地久有時(shí)盡,此恨綿綿無(wú)絕期”的愛(ài)情永別。
  
  大秦帝都:咸陽(yáng)宮闕郁嵯峨
  
  公元前206年,西楚霸王項羽領(lǐng)兵40余萬(wàn),在今西安臨潼設下了殺氣騰騰的鴻門(mén)宴,最終將先期到達咸陽(yáng)的劉邦逼走漢中。
  
  率兵進(jìn)入咸陽(yáng)后,與秦人素有殺親之仇的項羽,遂“引兵西屠咸陽(yáng),殺秦降王子嬰,燒秦宮室,火三月不滅……”曾“天極周環(huán)百二都,六王鐘鐻接劉蘇”的秦都咸陽(yáng),在漫天大火中淪為焦土。
  
  “我們曾在秦咸陽(yáng)宮遺址上考察40余里,很多地方都能撿到被大火燒成軟陶的焦紅色土塊。”長(cháng)期研究秦宮遺址保護的咸陽(yáng)師范學(xué)院副教授徐家驥說(shuō),“以此推斷,當時(shí)的沖天大火,溫度可能高達三四百度。大火將樓臺燒塌后,接著(zhù)將地面燒熟。”
  
  在今咸陽(yáng)博物院的陳列室中,收集有久負盛名的秦磚,其顏色青灰、質(zhì)地堅硬。正方形的地磚紋理清晰兼具防滑功能,長(cháng)方形的空心踏步磚足有兩米之長(cháng),陣勢逼人??脊艑W(xué)家以“敲之有聲,斷之無(wú)孔”贊揚秦磚質(zhì)地細膩,渾厚質(zhì)樸。

  
  咸陽(yáng)博物院秦磚   孫正好攝
  
  秦地最盛,無(wú)如咸陽(yáng)。秦人起于西陲(今甘肅禮縣、西和一帶)后,逐漸一路東進(jìn),至公元前350年,秦孝公將都城遷至地理位置更為優(yōu)越、“四方輻輳、并至而會(huì )”的咸陽(yáng),以“據天下之雄圖,都六合之上游,攝制四海,運于掌握之內”。而早在遷都之前,商鞅已開(kāi)始督建咸陽(yáng)。后經(jīng)歷代秦王不斷營(yíng)建,都城規模不斷擴大,包含了宮城區、居民區、商業(yè)區、休閑游覽區及手工業(yè)生產(chǎn)區等,宮闕也更加瑰麗壯觀(guān)。
  
  公元前221年,秦王嬴政掃平六國,統一天下,咸陽(yáng)由此成為中華民族歷史上第一個(gè)大一統王朝的國都,成為秦王朝政治、經(jīng)濟、文化中心。此后,秦始皇在此全面推行郡縣制,統一貨幣、文字及度量衡,修秦直道、馳道,并在北方筑起萬(wàn)里長(cháng)城。

  
  咸陽(yáng)博物院秦磚  孫正好攝
  
  同時(shí),秦始皇在原有的基礎上,繼續擴充咸陽(yáng)宮,“因北陵營(yíng)殿,端門(mén)四達,以則紫宮,象帝居”。“天子曉御咸陽(yáng)宮,樓閣高低復道通。十石之鐘萬(wàn)石虡,遙聞天樂(lè )在虛空。”作為秦帝國的政治活動(dòng)中心,“非壯麗無(wú)以重威”的咸陽(yáng)宮伴隨著(zhù)波云詭譎的政治風(fēng)云,成為許多歷史事件的旋渦之地,范雎相秦、完璧歸趙、嫪毐叛亂、荊軻刺秦……
  
  “跟后世漢唐宮殿建筑類(lèi)似,咸陽(yáng)宮也是高臺建筑,體現出精密的設計思想和高超的建筑水平。”徐家驥說(shuō),“一些宮殿功能齊全,除了辦公區域外,還建有取暖壁爐設施、儲藏果品的冷藏窖。”以發(fā)掘于20世紀80年代初的咸陽(yáng)宮二號宮殿遺址為例,其為多層臺榭建筑,東西長(cháng)127米,南北寬32.8到45.5米。在主體建筑東半部,發(fā)現有盥洗室,臺基周?chē)ㄓ谢乩?,并埋有排水設施。

  
  復原咸陽(yáng)宮  孫正好攝
  
  現存于咸陽(yáng)博物院的陶制地漏、排水管等文物,見(jiàn)證了當年咸陽(yáng)宮防水功能的完善。“咸陽(yáng)宮一號宮殿發(fā)現的排水管大口徑處達28厘米,地漏口徑達74到75厘米,漏水孔徑為13.5厘米。”咸陽(yáng)博物院研究人員吳曉璇介紹說(shuō)。“二號宮殿發(fā)現的排水設施設計合理,先將臺上積水排入地漏,再由管道排入回廊外的滲井。咸陽(yáng)宮宮殿遺址和手工業(yè)作坊遺址均有類(lèi)似的發(fā)達排水系統。”

  
  咸陽(yáng)宮遺址出土的地漏及排水管  孫正好攝
  
  “咸陽(yáng)宮闕郁嵯峨,六國樓臺艷綺羅。”廣義上的咸陽(yáng)宮殿群,還包括已蕩然無(wú)存的六國宮室?!妒酚洝酚涊d:“秦每破諸侯,寫(xiě)放其宮室,作之咸陽(yáng)北阪上。南臨渭,自雍門(mén)以東至涇、渭,殿屋復道,周閣相屬。”秦國果真每打敗一個(gè)諸侯,就令畫(huà)師描摹其宮室,照原樣建宮殿于咸陽(yáng)原一帶?
  
  考古發(fā)現證實(shí)了《史記》中的說(shuō)法。20世紀六七十年代,考古工作者在咸陽(yáng)渭城區發(fā)現了六國風(fēng)格的陶制建材遺物,如毛王溝附近出土了楚國瓦當,怡魏村發(fā)現了齊國瓦當,柏家村存有燕國瓦當,這些文物顯示的六國宮室具體方位,與《史記·秦始皇本紀》中的描述基本一致。
  
  此外,秦始皇還在咸陽(yáng)渭城一帶挖池筑島,修蘭池宮;在今咸陽(yáng)涇陽(yáng)縣一帶修望夷宮,作為防范匈奴南下的瞭望哨所;在梁山腳下用“紋石”筑成“織錦城”梁山宮,在渭水以南開(kāi)建章臺宮、阿房宮等。最多時(shí),咸陽(yáng)境內宮殿建筑數量達到約270所,整座城市“體象天地”,恢弘壯麗,北以甘泉、嵯峨山、九嵕山為屏障,南跨渭水,東至河西,“木衣綈繡,土被朱紫,宮人不徙”。

  
  咸陽(yáng)宮復原圖  孫正好攝
  
  “從考古發(fā)掘來(lái)看,秦都咸陽(yáng)似乎沒(méi)有封閉、固定的城墻,在東西數百公里范圍內,200多座宮殿沿渭河兩岸綿延伸展,蔚為壯觀(guān),幾乎囊括了整個(gè)關(guān)中地區,是世界上最早的開(kāi)放性大都市之一。”楊煥亭說(shuō)。
  
  離宮別館林立,宮殿樓閣相連,大興土木、奢靡無(wú)度自然導致百姓賦斂愈重,再加上一系列暴政的疊加影響,不堪重負的各路豪杰紛紛揭竿而起,反秦戰火愈燒愈烈,最終秦帝國在僅存15年后覆滅。在霸王項羽點(diǎn)燃的熊熊烈火中,擁有140多年歷史的秦咸陽(yáng)古城化成一片瓦礫。
  
  漢代以后,都城跨渭河南移,加之渭河河道不斷向北侵蝕,咸陽(yáng)城被迫西移,秦咸陽(yáng)古城日漸衰零,以致“咸陽(yáng)宮殿無(wú)尺瓦,直抵南山是禾稼”。曾經(jīng)不可一世、以圖萬(wàn)古長(cháng)青,轉眼間卻是灰飛煙滅、片瓦不存,王朝更迭的戲劇性也讓咸陽(yáng)古原成為后代詩(shī)人登臨抒意、感懷歷史興廢的“活教材”。
  
  “經(jīng)過(guò)此地無(wú)窮事,一望凄然感廢興。”關(guān)于咸陽(yáng)的感懷詩(shī)歌,很多是借古諷今的,如唐代詩(shī)人胡曾《詠史詩(shī)·咸陽(yáng)》所寫(xiě):“一朝閻樂(lè )統群兇,二世朝廷掃地空。唯有渭川流不盡,至今猶繞望夷宮。”旨在提醒后代統治者若不與民生息,必會(huì )與秦一樣“粉黛蕭瑟,宮室草長(cháng)”。再如清朝詩(shī)作“咸陽(yáng)宮殿久榛蕪,豈待今時(shí)跡如掃。千秋龜鑒示興亡,仁義從來(lái)為國寶”,亦在抒發(fā)同樣的警示意義。

  
  唐乾陵,資料照片受訪(fǎng)單位提供
  
  所謂“表里山河猶往昔,變遷朝市已多年”。在后代諸多詩(shī)人的筆下,曾經(jīng)冠冕如蓋的咸陽(yáng)宮闕皆成荒原,“舊宮人不住,荒碣路難尋”,有的地方甚至面目全非,“野狖穴孤墳,農人耕廢苑”,“遺墟久被民家占,四望空余瓜蔓根”。
  
  “陋室空堂,當年笏滿(mǎn)床;衰草枯楊,曾為歌舞場(chǎng)。”秦都咸陽(yáng)的滄桑巨變,自然也讓來(lái)到此地的詩(shī)人喟嘆繁華易逝,頓生功名利祿皆如過(guò)眼云煙之感——“榮華奄忽何可論,千門(mén)萬(wàn)戶(hù)無(wú)復存”,“千秋萬(wàn)古功名骨,化作咸陽(yáng)原上塵”。
  
  漢唐陵闕:咸陽(yáng)古原盡王侯
  
  1968年,咸陽(yáng)韓家灣小學(xué)學(xué)生孔忠良放學(xué)回家,走到一個(gè)名叫狼牙溝的地方時(shí),發(fā)現渭惠渠邊的土坎上有個(gè)“白色石頭”在夕陽(yáng)下閃閃發(fā)光。感覺(jué)“石頭上”雕刻的小動(dòng)物甚是可愛(ài),孔忠良便將其帶回家交給了父親。父子倆或許都沒(méi)想到,這塊從荒郊野外撿到的奇怪“石頭”,就是后來(lái)大名鼎鼎、被列為禁止出國(境)展覽文物的無(wú)價(jià)之寶——西漢皇后之璽。

  
  西漢皇后之璽自陜西歷史博物館官網(wǎng)
  
  作為迄今發(fā)現的兩漢時(shí)期等級最高的帝后玉璽,皇后之璽呈正方形,邊長(cháng)2.8厘米,重33克,由新疆和田羊脂白玉雕成,印面陰刻“皇后之璽”四個(gè)篆字,其發(fā)現地狼牙溝正處于咸陽(yáng)古原上的長(cháng)陵墓葬區。長(cháng)陵,乃大漢開(kāi)國皇帝、漢高祖劉邦之陵墓。
  
  《漢書(shū)·地理志》載“長(cháng)陵,高帝置”。劉邦稱(chēng)帝后不久便開(kāi)始仿西漢帝都長(cháng)安營(yíng)建長(cháng)陵,地址選在咸陽(yáng)原制高點(diǎn),與漢長(cháng)安城隔渭河相望,正對漢未央宮。公元前196年,劉邦在平定英布叛亂中身中流矢,返程中發(fā)病,次年崩于長(cháng)樂(lè )宮,后葬入長(cháng)陵。
  
  “長(cháng)陵高闕此安劉,附葬累累盡列侯。”高祖陵封土呈覆斗形,高32.8米。若從空中俯瞰,長(cháng)陵以東、涇河以西的咸陽(yáng)原上,大大小小的墓葬綿延約15里,呈南北方陣排列,這就是長(cháng)陵陪葬墓區,墓主多是西漢開(kāi)國元勛、朝廷重臣以及后妃,包括蕭何、曹參、周勃、周亞夫等人……
  
  離高祖陵?yáng)|南約280米,則是“佐高祖定天下”后又“臨朝稱(chēng)制”的呂后之陵,劉邦與呂雉“同塋異穴”。不少學(xué)者因此推斷孔忠良撿到的皇后之璽即為呂后所有,但目前仍缺乏足夠考古實(shí)證。

  
  漢武帝茂陵資料照片
  
  “咸陽(yáng)古道音塵絕。音塵絕,西風(fēng)殘照,漢家陵闕。”咸陽(yáng)南臨渭水、北亙嵕山,山水俱陽(yáng),故名咸陽(yáng)。自周、秦至漢、唐,方圓800平方公里的咸陽(yáng)原上,分布著(zhù)27座帝王陵墓和2000多座陪葬墓。“咸陽(yáng)原地勢高亢,黃土深厚,依山臨水,自古便為形勝之地,在西漢時(shí)又比鄰京師,因此成為西漢王朝規模宏大的皇家陵園。”咸陽(yáng)師范學(xué)院歷史地理研究學(xué)者王永飛說(shuō)。

  
  漢陽(yáng)陵資料照片
  
  漢景帝陽(yáng)陵、漢武帝茂陵、漢昭帝平陵……西漢11座帝王陵中,9座高居咸陽(yáng)原,這些高大墳冢聯(lián)合四周拱衛的大量陪葬墓如衛青墓、霍光墓等,高鵬展翅般沿秦時(shí)鄭國渠走向,在咸陽(yáng)原一字排開(kāi),氣勢宏偉如陣陣天漢雄風(fēng),國寶級文物頻現,如“封狼居胥”“冠軍侯”霍去病墓園的馬踏匈奴石雕,造型古拙,生動(dòng)逼真,為中國古代圓雕之冠;長(cháng)陵陪葬區出土的西漢彩繪兵馬俑,號稱(chēng)“三千軍馬”,神態(tài)各異,彩繪精致,是我國最早發(fā)現的兵馬俑群,為稀世國寶。

  
  馬踏匈奴石雕自陜西歷史博物館官網(wǎng)
  
  盛唐長(cháng)安都,帝王咸陽(yáng)墓。與漢代堆土為陵不同的是,唐代帝陵大多因山為陵,選取“有龍盤(pán)鳳翥之勢”的山峰“鑿穴為葬”,氣勢更加雄偉,防盜功能更強。唐18陵中,9座帝陵位于咸陽(yáng)境內,分布在乾縣、禮泉、涇陽(yáng)、三原的北山一帶。
  
  “煙籠六駿鸞聲歇,云鎖九嵕樹(shù)影重”,“行人欲問(wèn)昭陵跡,盡在嵐浮翠涌中”。唐太宗李世民陵墓昭陵,位于咸陽(yáng)禮泉縣東北的九嵕山主峰,海拔1200多米,呈孤峰聳峙狀,寢宮浩大華麗,陵區范圍約30萬(wàn)畝,陪葬墓多達190多座,魏徵、李靖、房玄齡、長(cháng)孫無(wú)忌等名臣宗族墓葬,以扇形分布在陵山兩側和正南面,恰如群星拱衛北辰。
  
  公元705年,宰相張柬之等人發(fā)動(dòng)政變,武則天被迫退位,遷居洛陽(yáng),后駕崩于此,其臨終遺囑為:去帝號,以皇后身份歸葬乾陵。位于咸陽(yáng)乾縣梁山之上的唐乾陵,由此一陵葬二帝,在中華帝陵中更顯特殊。
  
  乾陵朱雀門(mén)闕東南,矗立著(zhù)聞名于世的無(wú)字碑,通高7.03米,重約98.8噸,高大渾厚,為中國歷代石碑中的巨制。無(wú)字碑立時(shí),未銘唐人一字,僅為白碑,如今已佇立千余載。“壁立千鈞青石碑,留與后人斷是非。”后人揣測無(wú)字碑乃武則天示“己之功過(guò),留待后人評說(shuō)”之意。
 
  
  咸陽(yáng)博物院漢兵馬俑  孫正好攝
  
  “咸陽(yáng)原帝王陵區對后世也產(chǎn)生了重要影響,比如隋唐以后,‘五陵’成為詩(shī)人吟詠的主題之一。”咸陽(yáng)歷史研究與方志編審專(zhuān)家張世民說(shuō),“有的是感喟傷嘆五陵原,如高適所寫(xiě)‘秋風(fēng)昨夜至,秦塞多清曠。千里何蒼蒼,五陵郁相望’。有的則以吟弄五陵少年為主題,如‘五陵多任俠,輕騎自連群’。李白也有‘五陵年少金市東,銀鞍白馬度春風(fēng)。落花踏盡游何處,笑入胡姬酒肆中’一詩(shī)。”
  
  五陵,最早是指咸陽(yáng)原上的五陵邑。西漢中前期實(shí)施陵邑制度,即以帝陵為中心,從全國各地遷徙大量人口在陵旁聚居,已達到護陵、祭祀所需,陵邑遂成為特殊的行政區域。西漢的長(cháng)陵邑、安陵邑、陽(yáng)陵邑、茂陵邑、平陵邑均在咸陽(yáng)原上,因此咸陽(yáng)原又有五陵原之稱(chēng)。
 
  

唐乾陵資料照片
  
  “萬(wàn)戶(hù)樓臺臨渭水,五陵花柳滿(mǎn)秦川。”由于遷入五陵邑的多是豪門(mén)望族,非富即貴,五陵原因此廣聚天下權貴,在經(jīng)濟上足夠富庶繁華,在政治上更能呼風(fēng)喚雨。車(chē)千秋、黃霸、魏相、王嘉、田蚡等多位高官出自這里。班固《兩都賦》言此地“名都對郭,邑居相承,英俊之域,紱冕所興”。
  
  府邸林立,闕苑密布,貴族、富賈、豪強、游俠云集,長(cháng)于此間的“五陵少年”,亦成為放浪任俠、富貴公子的代稱(chēng),正如王維詩(shī)云“新豐美酒斗十千,咸陽(yáng)游俠多少年。相逢意氣為君飲,系馬高樓垂柳邊”。
  
  作為當時(shí)重要的政治、經(jīng)濟、文化中心,五陵原上文人、學(xué)者燦若星河,儒學(xué)家董仲舒、史學(xué)家司馬遷、漢賦大家司馬相如,都曾生活在當時(shí)人口最多(西漢末年達到27萬(wàn)多人)、位于茂陵?yáng)|北方的茂陵邑;東漢時(shí)期,班彪、班固、班昭三人(祖上乃楚人,后徙居安陵邑),在漢惠帝安陵附近的安陵邑,接續完成了《漢書(shū)》的創(chuàng )作。

  
  唐順陵石獅資料照片
  
  “坡陀咸陽(yáng)城,秦漢之故都。王氣浮夕靄,宮室生春蕪。”歷史車(chē)輪滾滾向前,隨著(zhù)京畿之地的不斷東移,曾經(jīng)人文薈萃、底蘊深厚的五陵原日漸落寞。在后世的詩(shī)歌文學(xué)中,五陵原、咸陽(yáng)古原等都不再是單純的地理概念,更是被賦予濃厚的人文色彩,成為后人追思秦風(fēng)漢韻、抒懷胸臆的重要載體,正如杜牧詩(shī)云“長(cháng)空澹澹孤鳥(niǎo)沒(méi),萬(wàn)古銷(xiāo)沉向此中??慈h家何事業(yè),五陵無(wú)樹(shù)起秋風(fēng)”。









 
(責任編輯:張云文)
>相關(guān)新聞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(xiàn)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薦內容
?
網(wǎng)站簡(jiǎn)介??|? 保護隱私權??|? 免責條款??|? 廣告服務(wù)??|?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??|? 聯(lián)系我們??|? 版權聲明
隴ICP備13000024號-1??Powered by 大西北網(wǎng)絡(luò ) 版權所有??建議使用IE8.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
Copyright???2010-2014?Dxbei Corpor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
亚洲成AV人片一区二区小说_26uuu另类亚洲欧美日本_人妻精品动漫H无码专区_亚洲中文字幕超碰无码资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