踏訪(fǎng)武威青嘴喇嘛灣

時(shí)間:2021-11-14 21:55來(lái)源:大西北網(wǎng)-文物之聲 作者:楊雪梅 點(diǎn)擊: 載入中...
  國慶長(cháng)假期間,故宮博物院與敦煌研究院聯(lián)合策劃的“敦行故遠:故宮敦煌特展”大展吸引了眾多觀(guān)者。在武威市博物館沒(méi)有看到的幾件精美文物出現在午門(mén)的展廳中。比如“阮咸琵琶殘件”。據傳竹林七賢之一的阮咸精通音律,善彈琵琶,把秦時(shí)流傳下來(lái)的琵琶改制成“阮”。1980年7月,武威市文物管理委員會(huì )在南營(yíng)鄉青嘴灣發(fā)掘唐代吐谷渾王族的墓葬時(shí)發(fā)現了這件樂(lè )器,這是迄今國內發(fā)現的唯一一件唐代阮咸琵琶,被定為國家一級文物。墓葬出土了“大唐故武氏夫人”的墓志,證實(shí)墓主人為“則天大圣皇后侄孫女”,隨葬的這件樂(lè )器當為墓主人生前摯愛(ài)。
  
  展覽還首次展出了剛剛修復的一組2020年出土于甘肅天祝喜王慕容智墓葬的彩繪陶和木俑。前排居中擺放的是一件彩繪陶雙髻女立俑,她的左右兩邊是彩繪的木雕頂風(fēng)帽男立俑,后排是兩件彩繪的陶風(fēng)帽立男俑。木雕頂風(fēng)帽男立俑由整木圓雕而成,彩繪完整,頭戴橘紅色披肩風(fēng)帽,外披橘紅色窄袖大衣,面部涂白彩,墨色勾勒五官,神態(tài)逼真,代表著(zhù)吐谷渾王室的儀仗俑群陣容。唐代木雕,除新疆、陜西等地出土較多之外,其他地方保存不多。甘肅天祝喜王慕容智墓出土的彩繪木俑,從保存數量、人物造型、衣著(zhù)打扮、形象發(fā)式等方面都富有生活氣息,和墓葬中出土的木制的天王、武士俑一樣,反映了吐谷渾王室的隨葬制度。
  
  
故宮大展“敦行故遠”展出的修復完畢的甘肅天祝喜王慕容智墓出土的彩繪俑
  
  8月末筆者專(zhuān)門(mén)去甘肅天??戳讼餐跄饺葜堑哪乖?。墓葬位于祁連鎮岔山村北,東、西、南三面是三山環(huán)繞,中間是較為平緩的山間盆地,和縱谷相結合。常規的單室磚室墓,封土、墓道、壁龕、照墻、甬道、墓室,布局分明。墓道位于墓室南部,長(cháng)約17米,當時(shí)的考古領(lǐng)隊、甘肅省考古所劉兵兵介紹說(shuō),墓道內當時(shí)隨葬有很多木構件、墨繪磚塊、調色石、木旌旗桿,還有殉葬的馬和羊。近墓門(mén)處東西兩側都設有壁龕,壁龕內隨葬70余件組彩繪陶、木質(zhì)儀仗俑群,文物多到“幾乎無(wú)立足之地”。在現場(chǎng)可以看到,甬道為磚砌的雙券結構,券頂上原繪有雙層門(mén)樓形象的壁畫(huà),現在已經(jīng)在甘肅省博物館修復完畢。墓室西側放置考究的棺床,棺木及絲麻制品已整體打包提取至實(shí)驗室,覆蓋于棺蓋、棺床及床榻上的絲麻制品圖案清晰,顏色華麗鮮艷,保存狀況很好,也已基本修復完畢。
  
  2020年初秋到甘肅省博物館探訪(fǎng)時(shí),筆者還幸運地看到了甬道出土的那方石質(zhì)墓志,上篆書(shū)九字“大周故慕容府君墓志”。墓志內容顯示,墓主為“大周云麾將軍守左玉鈐衛大將軍員外置喜王”慕容智,系青海國王慕容諾曷缽第三子,尚大長(cháng)公主,駙馬都尉、后為跋勤豆可汗,因病于“天授二年三月二日薨”,終年42歲,并有“其年九月五日遷葬于大可汗陵”的字樣。該墓志對完善吐谷渾后期王族譜系及相關(guān)歷史問(wèn)題起到非常重要的補充作用。尤其是“大可汗陵”的字樣為首次出現,考古人員據此對“大可汗陵”的范圍進(jìn)行了縝密調查勘探。
  
  
甘肅天祝喜王慕容智墓葬甬道及照墻壁畫(huà)
  
  劉兵兵今年發(fā)掘的兩座墓葬依然在祁連鎮,編號分別為馬場(chǎng)灘一號墓、馬場(chǎng)灘二號墓。遺憾的是墓葬都被盜掘一空,只留下完整的磚室墓。一樣的墓道、一樣的有著(zhù)磚砌雙券結構的甬道、一樣整齊而規整的棺床……只是無(wú)法知曉墓主人是哪位吐谷渾王族成員??脊抨爢T正在棺床上仔細地提取著(zhù)各類(lèi)遺存,希望能找到一些線(xiàn)索。
  
  來(lái)到了天祝,劉兵兵自然會(huì )帶我們去看夏鼐先生當年發(fā)現金城縣主墓志的青嘴喇嘛灣。這也是我們此行最想探訪(fǎng)的地方。
  
  青嘴喇嘛灣墓群就位于武威市涼州區南營(yíng)鄉,離祁連鎮并不遠,被認為是唐代吐谷渾慕容氏的墓地群。民國初年,武威南山首次出土了兩方吐谷渾墓志,一是弘化公主墓志,一是慕容明墓志。1927年武威大地震,又出土了慕容忠和慕容神威遷奉墓志,都收藏于武威文廟。1944年,夏鼐先生西北考古時(shí)在武威看到了這4方墓志。通過(guò)多方探訪(fǎng)踏尋,決定在武威南山喇嘛灣進(jìn)行考古發(fā)掘,最終獲得2方墓志,一是金城縣主,即慕容忠之妻的墓志,二是慕容曦光的墓志。
  
  
藏于甘肅省武威市博物館的弘化公主墓志
  
  手頭正好有《夏鼐西北考察日記》可讀,可以了解詳細的考古過(guò)程。1944年10月8日,夏鼐“至上喇嘛灣,住一蕭姓者家中。屋在山腰間,其南為村莊,冰溝河由西向東流,經(jīng)過(guò)村中,對岸為變質(zhì)巖之石山,稍西有一徑南通干溝,屋之背后即背面即為黃土之土山,唐墓即在此山上。”
  
  雖然現在我們在山崗上所能看到的只是回填后的深坑,但通過(guò)夏鼐當年的詳細記錄,可以了解這間磚墓的情況。比如,墓頂離地面約3公尺,墓深為3公尺有余,墓系四方形,每邊約4公尺,磚層橫臥,疊堆至2公尺許,乃向上作弧形之頂,作成穹廬形,頂之最高處為正方形,由長(cháng)方磚之側面砌成,近于六朝磚墓,與晚唐磚墓之水磨平滑者不同。因為是被盜過(guò)的墓,余物已經(jīng)不多,夏鼐先生當年有一種“食之無(wú)味舍之可惜”的糾結,在1944年10月9日星期二的日記中他調侃說(shuō),“如果此墓有墓志,由吾人此次一停工,此志不知何日始能出土,十年后或百余年后,有人閱及吾人之記載,知此間尚有一半途停掘之墓,再加發(fā)掘而出現,恐在吾輩死后矣。”經(jīng)過(guò)一個(gè)晚上的“輾轉不能入眠”,他決定“仍擬繼續工作,掘完此墓為止”,“何不多費一星期之功夫,以免百余年之等候后始能解決此問(wèn)題。”并因此添雇工人達14人,將整個(gè)墓室向下開(kāi)掘,達6公尺余……14日晨間天未亮即起身,繼續清理二號墓昨日之木板。且在平臺之外,發(fā)現“有磚砌成小祭臺一……祭壇上亂堆之遺物甚多,木屐底一雙,木俑頭部及上身頗多,小琵琶及小琴,棋盤(pán),殘絹,鑲嵌螺鈿之木片殘片,亂堆一起。小祭壇之西,地上亦有木俑頭部,又有木馬二,一白一紅,顏色不同。”
  
  15日,“今晨開(kāi)工較前兩日為早”,“中午發(fā)現墓志一方,始知為金城縣主之墓。”墓志上下長(cháng)36.5厘米,闊35.5厘米,厚4.5厘米,蓋上篆“大唐金城縣主墓志銘”九字,四周斜面篆十二支,銘文共16行,行16字。志文間朱紅格,一部分尚保存。“掘得此墓志時(shí),閻君(文儒)適以中午收工,由一號墓前來(lái)參觀(guān),見(jiàn)及大喜,忽失笑云,‘真掘出墓志來(lái)。’”“余以半日之工夫,始清理完畢,繪畫(huà)提取,完畢時(shí)已暮色蒼茫矣。”雖然又困又累,夏鼐在日記中直抒胸臆,“然精神方面極愉快”。這塊墓志現在藏于南京博物院。
  
  很快,16日,夏先生在一號墓發(fā)掘到慕容府君曦光之墓志,“志蓋取開(kāi)后,見(jiàn)志石已裂,上鋪淤土上有絹紋,似原來(lái)鋪有一層細絹,淤土似為后來(lái)所積,不見(jiàn)朱紅格。”志石長(cháng)闊皆61.5厘米,厚5.5厘米,四周斜邊四靈和十二神,志蓋篆“大唐慕容府君墓志銘”,志文共23行,行25字。除墓志外,又得漆碗數個(gè)。“其中一碗,以螺鈿鑲嵌成紋,最為美觀(guān),與日本正倉院之唐物比較,絕不遜色,惜口部稍殘破。漆碗保存不佳。此二墓中之漆器,以提取后未能立即加以處置,取回舍后即已損毀,為余最痛心之事。”
  
  這之后夏鼐先生查閱大量文獻,寫(xiě)出《武威唐代吐谷渾慕容氏墓志》一文,1948年發(fā)表于《中央研究院歷史語(yǔ)言研究所集刊》第20本。文章開(kāi)頭敘述了寫(xiě)作的來(lái)龍去脈:“吐谷渾,發(fā)跡東北,徙居西陲,永嘉之亂,乘機興起,當其盛時(shí),東抵洮水,西兼鄯善、且末,轄境廣袤數千里,及貞觀(guān)中,唐太宗大舉兵戎,戰敗之,其勢始衰。割據凡350年,龍朔三年,吐蕃遂取其地。然其后徙居涼州靈州猶襲可汗號,為唐蕃屏,百有余年。至貞元后,其封嗣始絕。歷時(shí)雖久,惜史傳記述。殊嫌疏略。1944年考古西北,于武威文廟獲觀(guān)近年出土之吐谷渾慕容氏志石四方,頗有足以補訂兩《唐書(shū)·吐谷渾傳》之闕失者。翌年秋,與友人閻文儒赴武威南山,從事發(fā)掘,得金城縣主及慕容曦光二志,如獲瓖寶,并得殉葬珍品多種,洵為考古發(fā)掘之奇遇。歸來(lái)后,乃將二志寫(xiě)影精拓,以饗當世,并參稽史傳,略加考證。又綜合前后二志,作為年表,俾言吐谷渾失國前后之史事者考焉。”這段話(huà)白文相夾,讀起來(lái)很是上口。
  
  文章對新獲兩志作了詳細、精辟的論述,指出了其中的疑誤,并結合之前的四志及《舊唐書(shū)》、《新唐書(shū)》等文獻,詳細列出貞觀(guān)十四年(公元640年)至貞元十四年(公元798年)吐谷渾的歷史“年表”,基本梳理了不同墓志主人之間的前后承繼關(guān)系,堪稱(chēng)歷史學(xué)與考古學(xué)結合的典范文章。
  
  夏先生當年在文章最后也說(shuō),“異日志石更有續出者,當再理而董之。”20世紀80年代他的文集出版時(shí),夏先生自己就在文后補記了兩次,一是新中國成立后出土于武威天梯山的慕容宣昌的墓志,一是1958年在喇嘛灣出土的慕容若妻李氏的墓志銘。
  
  墓志的重要性在于它記載了吐谷渾王族的封號變化,如可汗、青海國王、大同軍使、朔方軍節度副使、朔方副元帥等,反映了唐朝對其相關(guān)政策的變化。墓志也較為詳細地記述了吐谷渾王族與他族的婚姻關(guān)系,可以看到吐谷渾慕容氏在不同時(shí)期與唐宗室、外戚、武則天家族以及當時(shí)士家大族的不同聯(lián)姻情況。
  
  國家文物局“考古中國”重大項目近年一直關(guān)注邊疆考古。慕容智的墓志用漢字書(shū)寫(xiě),但發(fā)掘者在其志石一側發(fā)現兩行未識的文字,很可能是利用漢字創(chuàng )造的民族文字。恰巧,青海都蘭熱水血渭一號墓發(fā)掘出土了一枚印章,專(zhuān)家認為是吐蕃文字,釋讀為“外甥阿柴王之印”。“阿柴”是吐蕃人對吐谷渾的稱(chēng)呼,印證了文獻記載的吐蕃通過(guò)王室聯(lián)姻的形式對吐谷渾進(jìn)行控制,從而形成了特殊的“甥舅關(guān)系”。這枚有著(zhù)明確出土背景的珍貴印章解決了這一區域這一時(shí)期很多懸而未決的學(xué)術(shù)問(wèn)題。
  
  從20世紀初偶然發(fā)現的弘化公主墓志到最新考古的慕容智墓,再到正在發(fā)掘的馬場(chǎng)灘一號墓,吐谷渾史的研究一次次因為新資料的出現被激活,并成為新的學(xué)術(shù)增長(cháng)點(diǎn),從一個(gè)方面顯示了考古學(xué)與歷史學(xué)互相印證的無(wú)限可能。
  
 ?。▉?lái)源:文物之聲   作者:楊雪梅)




 
(責任編輯:張云文)
>相關(guān)新聞
  • 千年涼州一文廟
  • 頂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------分隔線(xiàn)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推薦內容
    ?
    網(wǎng)站簡(jiǎn)介??|? 保護隱私權??|? 免責條款??|? 廣告服務(wù)??|?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??|? 聯(lián)系我們??|? 版權聲明
    隴ICP備13000024號-1??Powered by 大西北網(wǎng)絡(luò ) 版權所有??建議使用IE8.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
    Copyright???2010-2014?Dxbei Corpor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亚洲成AV人片一区二区小说_26uuu另类亚洲欧美日本_人妻精品动漫H无码专区_亚洲中文字幕超碰无码资源